澳5官网(www.a55555.net):这些超级人口大省,也生不动了

文|凯风

生娃,是家事也是国事。

2020年,全国人口出生率为8.52%,当年出生人口仅为1200万人,创下了1978年以来的历史新低。

这是全国的人口生育形势,那么具体到各省份,哪些地方人口还在高速增长,哪些省份出现明显下滑?

01

全国生育地图

目前,全国只有过半省份公布了2020年人口出生数据。

虽然时间已经进入2022年,但许多省市的生育数据,仍旧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。

从已公开数据来看,除了个别西部省份生育率保持稳定之外,大多数省份都出现明显回落。

只有5个省份人口出生率高于1%(即10‰):

*** 、贵州、广西、甘肃、海南。

这些省份多数都是西部省份,或少数民族占比相对较高的地区。

其中, *** 的人口出生率自2018年反超山东,就一直位居全国之首。

相比而言,内蒙古、湖北、山西、北京、江苏、天津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其中京津苏等地更是向东北地区看齐。

虽然东北地区尚未公布出生数据,但从往年情况来看,东北人口出生率大概率集体跌破6‰,负增长可谓毫无悬念。

与前一年相比,只有贵州、内蒙古、甘肃等省份变化不大,而福建、山东、湖北出生率降幅超过3个千分点,安徽、海南、江苏超过2个千分点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作为基本盘的人口大省,出生率全部大幅回落。

目前,我国共有5个常住人口超过8000万的大省,其中山东、河南、江苏均大幅下滑。

这无疑给未来的人口生育形势带来明显挑战。

02

山东:

为何不再“最敢生”?

山东向来以“最敢生”著称,为何出生人口遭遇了断崖式下滑?

前几年,山东人口出生率一度位居全国之首。

2016年和2017年,山东出生率超过17‰,出生人口超过170万,连续两年位居全国第一,新生儿数量超过全国十分之一。

然而,2017年后,山东人口出生率就开始断崖式下滑,从最高点的17.89‰下降到2020年的8.56‰,出生人口从177万降到77万,堪称断崖式腰斩。

据凯风君新著《中国城市大趋势》分析,山东出生人口滑坡背后,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。

前几年山东出生人口之所以大幅井喷,原因是二孩需求的集中性释放。

众所周知,山东是传统时代生育政策最严的地区之一,而当地深受孔孟文化熏陶,不乏多子多福、儿女双全的生育传统,一旦生育政策开始松绑,当初压抑的生育意愿得到释放。

二孩,成了山东出生人口的最大贡献因素。高峰时期,山东出生人口中,超过60%都是二孩,远超一孩。

这带来了一个显而易见的困境,二孩生育需求的集中释放,掩盖了一孩生育意愿不足的现实,当二孩需求释放结束,整体生育率的下滑就不可避免。

毕竟,没有一孩,何来的二孩和三孩?

仅靠政策释放出的二孩和三孩需求,对生育的贡献必然是短期且是阶段性的,长期的人口形势仍要直面基本面的考验。

如今,全面三孩政策落地,山东能否重返出生率第一大省,值得关注。

03

江苏:

少子化+老龄化的困境

江苏是中国经济第二大省、人口第四大省。

,

澳5官网www.a55555.net)是澳洲幸运5彩票官方网站,开放澳洲幸运5彩票会员开户、澳洲幸运5彩票代理开户、澳洲幸运5彩票线上投注、澳洲幸运5实时开奖等服务的平台。

,

虽然作为东部发达地区,江苏省13个地级市全部晋级百强城市,素来有“十三太保”之称,但人口基本面却难言乐观。

作为经济大省,江苏的人口出生率、老龄化率、自然增长率都已向东北看齐,人口离负增长只有一步之遥。

根据2021统计年鉴,2020年,江苏2020年,江苏人口出生率为6.66‰,相比上年下降2.03个千分点,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以出生率-死亡率来衡量自然增长率,江苏2020年仅为0.17‰,濒临负增长边缘。

与出生率同样严峻的是老龄化率。

2020年,江苏老龄化率高达16.2%,仅次于辽宁、四川、重庆和上海。

其中,江苏下辖地级市南通的老龄化率高达22.67%,超过一众东北地市,位居全国之首,率先进入深度老龄化阶段。(参阅《三孩家庭,买房“奖钱”第一城诞生!》)

正如凯风君在其新著《中国城市大趋势》中的分析,江苏的少子化的困境,不乏经济发达、城镇化率高的因素,这是国际惯例。

这背后的原理也很简单:经济越发达,受教育水平越高,观念就越进步,社会保障体系就越发达,养儿防老的必要性就越低。

同时,发达地区生育成本过高,因此父母倾向生育更少的孩子,而在既有的孩子身上付出更多的投入。

然而,相比生育意愿,过去生育政策执行力度过严,无疑是核心因素。

江苏是全国最早执行计划生育的省份之一,生育政策相较中西部省份和广东都更为严厉。

位于江苏南通市的如东县,曾是生育政策的先进模范县,早在1960年代就率先试点实施限制性生育政策。

如今,如东的生育率早已跌破6‰,而60岁以上人口占比高达38.91%。

这意味着在如东县,接近40%的人都是老年人。

少子化+老龄化,这是江苏等长三角地区相比珠三角地区的最大劣势之一。

04

河南:

靠什么扭转人口形势?

河南是中国常住人口第三大省、户籍人口第一大省。

河南与山东一样,都被视为传统的人口大省,也是生育大省。

2020年,河南人口出生率9.52‰,首次跌破10‰,当年出生人口92万,自1978年以来首次跌破百万大关。

与山东一样,二孩堆积效应的减弱、生育意愿的降低是关键原因所在。

不同的是,河南还面临着人口外流,而外流的主力正是处于生育周期的年轻人口,这无疑也拖累了河南的人口出生率。

正如凯风君在其新著《中国城市大趋势》中的分析,我国有两个人口第一大省。

常住人口第一省为广东。借助不断涌入的外来人口,广东常住人口(1.26亿)远远超过户籍人口(9808万),人口吸引力全国最强。

户籍人口第一大省,则是河南。2020年,河南户籍人口1.15亿人,而常住人口9941万人,户籍人口比常住人口多了1600万人。

这1600万人,正是户籍在河南而居住在其他省份的外流人口,这些人主要去了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。

根据官方通报,2020年,河南流出人口呈现“孔雀东南飞”的趋势,人口流向最集中的省市分别是:

广东277万人,浙江247万人、江苏220万、上海134万人和北京127万人。

这5个省份,承接了河南6成以上的流出人口。

这是河南作为劳动力大省和农业人口的定位使然,劳动力人口到制造业大省就业,是城镇化发展的大势所趋。

不过,随着河南经济和工业崛起,加上强省会战略初见成效,部分劳动力人口已经开始回流,主要目的地是郑州。

2020年,郑州以1260万的常住人口规模,力压武汉的1232.7万人,首次问鼎中部人口第一大城之位。

过去10年,郑州常住人口增长近400万人,仅次于深圳、广州、成都、西安,位居全国前列。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